1. <acronym id="lxxcm"></acronym>

      <p id="lxxcm"><strong id="lxxcm"><xmp id="lxxcm"></xmp></strong></p>
      <p id="lxxcm"></p>
        您的位置: 便民服务 > 历史知识

        护国元勋蔡锷传奇之四十七:东瀛求医(一)

        来源:搜狐 作者: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12日

        护国元勋蔡锷

        8月28日下午7时半,在经历半个多月的长途跋涉后,蔡锷终于抵达上海,梁启超、黄兴长子黄一欧等人到码头迎接。登岸后,蔡锷一行暂寓静安寺路哈同花园。次日,上海《时事新报》发表时评《祝蔡公松坡健康》:

        呜呼,公举义首功,国家柱石。闻公之病,虽外人犹且感泣,况在相知之列。而属望于公者,犹有重且大者乎。公今养疴来沪,海内外所祷祀以求者则曰:蔡公之健康,中国之健康也。呜呼,公其为国珍重。

        时评:《祝蔡公松坡健康》

        次日,蔡锷即住入同济德文医学校(同济大学前身——引者)附设之宝隆医院,由该校副监督克利博士和五官科教员彼得博士主治。据两位博士诊断,蔡锷病症为喉头结核并侵及肺脏,须住院治疗较长一段时间。

        蔡锷来沪的消息迅速不胫而走,欲前来探望和慰问的团体和个人的信函即纷至沓来,这从31日《申报》所刊《蔡松坡莅沪续志》一文中可见一斑:

        云南首义伟人蔡松坡君于前晚抵沪,寓沪北哈同花园,以资养疴。昨日,蔡君接黎大总统来电,谓行旌抵沪,可否来京一行,以便就商各项要政,并派专员来沪竭诚欢迎,并盼电复等因。不知蔡君如何答复也。又闻江苏省议会与江苏省教育会、江苏县议员联合会以蔡督军反对帝制,首起义军,得以恢复共和,实为当代之伟人,识与不识,无不愿一瞻其风采言论,今因养疴莅沪,故特公同发起拟开联合欢迎会,借伸钦慕。业已致函蔡氏,请其许可,俟得复音即当订期开会。

        由于要求前来慰问的团体和个人太多,蔡锷不能一一回复和接待,只好登报谢辞:

        鄙人因喉患甚剧,来沪就医,承各界诸公及知好不时慰问,多未接待,抱歉良深。现已移居医院疗治,据医士言,病宜静养,并当屏除一切,故无论亲旧,谨谢枉顾。即赐示函件,亦概恕不作答。至国事多艰,何敢遽图卸责,惟孱弱病躯,暂时万难与闻。爱我诸公,应以今之时世,若未有锷之一人也者。一俟贱恙霍然,与国中贤士大夫晤教之日,当不鲜也。区区衷曲,幸希谅鉴。蔡锷谨白。

        他人可以不见,但梁启超、黄兴还是要见的。于是,蔡锷先后抱病分别趋梁宅、黄宅拜访梁启超、黄兴,而后梁启超、黄兴又先后多次前去医院探望蔡锷。但此时蔡锷已经“几乎连面目也认不清楚,喉咙哑到一点声音也没有”,他们虽然相见,也是彼此相顾无言,只是通过目光传递千言万语和无限的关切与祝愿。

        总统黎元洪、副总统冯国璋、国务总理段祺瑞对蔡锷的治疗高度重视,分别致电梁启超转达慰问,并邀蔡锷去北京西山疗养。蔡锷抵沪后,黎元洪派专人来沪慰问并代表中央政府赠蔡锷治疗费银一万元,由江苏省长齐耀琳于江苏省应解中央政府之款中拨交上海道尹代送。9月7日,黎元洪又特派总统府秘书郭泰祺持亲笔手书和珍贵药材多种赴沪慰问蔡锷。

        黎元洪画像

        由于病久难治,经几天的治疗,效果不理想,蔡锷顿生出国求医之念。9月5日,蔡锷函致梁启超说:“日来精神似觉稍旺,喉痛亦减,惟嫌主医过忙,不能于病情注意周到;而看护人尤为鲁莽灭裂,无术挽回;加以空气混浊,万籁齐鸣,殊非可以久居。锷意仍以赴东为宜。”

        梁启超接函后,即与蹇念益等商量,考虑到日本当时正有疫情,建议蔡锷仍在上海治病为宜。而蔡锷仍坚持东渡。9日,蔡锷致电黎元洪、段祺瑞云:“锷自东下就医,倏已浃旬,叠承我大总统、总理钧电专员,渥赐存问,感激莫名。本拟在沪疗治,稍痊即北上,祗承我钧诲。奈连日稍涉劳扰,热度骤腾,此间空气太湿,不适贱躯,拟往日本福冈,专意疗养,明晨即附轮东渡。除昨已专电呈请准予开缺外,合并报明。俟贱恙复原,即当归效驱策。谨谢厚爱,诸惟钧鉴。”

        黎元洪接电后极为重视,当即下令:“四川督军兼署省长蔡锷前因患病给假期一月,以资调治。兹据电称,假期已满,病尚未痊,恳予辞职。等语。川乱甫平,善后待理,该督军劳苦功高,遐迩系望,安忍以疾遽言引去。蔡锷著再给假三个月,安心调养。所请开缺之处,应毋庸议。此令。”同时,黎元洪又令:“蔡锷现在给假,特任罗佩金暂署四川督军、戴戡暂署四川省长仍兼会办军务。此令。”

        黎元洪的命令甚合蔡锷心意,既批准了出国治疗,又按蔡锷的意思对四川军政长官作了妥贴的安排,这样,蔡锷似可安心赴日治病了。但还有一事必须行前落实。想到这里,蔡锷拿起案头梁启超送来的《盾鼻集》文稿翻阅起来。这是恩师根据蔡锷的建议将其为反对帝制而撰写的文告、通电、文章的结集,嘱蔡锷为之作序。“盾鼻”,即盾牌的把手,古人在上面磨墨写檄文,梁启超将这本集子命名为“盾鼻集”,意为反袁世凯帝制自为的檄文。读着这一篇篇熟悉的反袁檄文,京津密议大计的情景、冒险海天万里的奔波、起义前歃血为盟的场景、泸纳鏖战的日日夜夜,一幕幕又展现在蔡锷的眼前,蔡锷为之激动不已,夜不能寐,便援笔一气呵成序言一篇:

        帝制议兴,九宇晦盲,吾师新会先生居虎口中,直道危言,大声疾呼,于是已死之人心,乃振荡而昭苏。先生所言,全国人人所欲言,全国人人所不敢言,抑非先生言之,固不足以动天下也。

        西南之役,以一独夫之故,而动干戈于邦内,使无罪之人,肝脑涂地者以万计,其间接所耗瘁,尚不知纪极,天下之不祥,莫过是也。而先生与锷不幸乃躬与其事。当去岁秋冬之交,帝焰炙手可热,锷在京师,间数日辄一诣天津,造先生之庐,谘受大计。及部署略定,先后南下,濒行相与约日:事之不济,吾侪死之,决不亡命;若其济也,吾侪引退,决不在朝。盖以中国人心陷溺之深,匪朝伊夕,酿兹浩劫,其咎非独一人,要在士大夫于利害苦乐死生进退之间,毅然有所守,以全其不淫不移不屈之概,养天下之廉耻,而葆其秉彝,或可以激颓风于既扇,而挽大命于将倾。盖谓国之所以与立于天地者必此焉赖,若相竞于事功之末,譬则扬汤止沸,去之愈远矣。锷既挥涕誓众赴前敌,屡濒于死,不死而得病。先生亦间关入两粤,当锷极困危之际,突起而拯拔之,大局赖是以定。先生不死于粤,其间盖不能以寸,而军中遭大故,抱终天之恨。呜呼!吾侪躬与于不祥之役,固宜为不祥之人也。今国体既已不失旧物,全国人民当创巨痛深之后,厌乱切而望治亟,但使国中干城之彦,捂绅之英,惩前毖后,鉴数年来酿乱积弱之原而拔塞之,则此等不祥之事,何至复见!则先生与锷之罪,其皆可未减也。

        秋九月,锷东渡养疴,道出沪上,谒先生于礼庐,既唏嘘相对相劳苦,追念此数月中前尘影事,忽忽如梦。锷请先生裒集兹役所为文,布之于世,俾后之论史者,有所考镜,亦以著吾侪之不得已以从事此役者,此中挟几许血泪也。若以此为先生之无以自容,小子夫何敢!中华民国五年九月初九日。门人邵阳蔡锷谨序。

        梁启超:《盾鼻集》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地 址:内蒙古乌兰浩特市兴安北大路 电话: 0482-3981782 传真: 0482-8414957 Email: w_s_y_xyz@126.com

        兴安盟广播电视台主办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辩率 真彩32位浏览浏览量:

        Copyright 2017 www.hidemylov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蒙ICP备05003846 视听许可证号:3305011

        2019年香港马会六开彩特码资料马会开奖结果现场直播